01566 命运的烽火(五)(1 / 2)

“烽火?什么事烽火?烽火台吗?”桃沢花子第一次从游格格口中听到这个词的时候一点概念都没有。</p>

没想到游格格意外的笑了:“对,就是烽火台。”</p>

桃沢花子讶异道:“啊?您让我去欧洲就为了点燃一座‘烽火台’?”</p>

游格格点点头:“对,一座属于全人类,也将决定人类最终命运的‘烽火台’!”</p>

桃沢花子还是似懂非懂,不过她不傻。</p>

烽火台是什么?</p>

那不就是古代人为了传递一条重要信息而建立的“高科技通讯设备”吗?</p>

也许有人会说,什么高科技,不就是在一个比较高的地方摆上一堆木头,等到发生重大事件的时候点燃不就行了吗?</p>

那你就想得太天真了。</p>

烽火台的意义是超乎想象的。</p>

从选址,到人员配备,再到一座烽火台上狼烟的制造和选都几乎运用上那个时代最前沿的“科学知识”,只不过过去没有科学这么个概念,但运用的智慧却的的确确是科学的智慧。</p>

比如选址要选择一年里都不会受各类天气因素影响的,又便于观察和防守的位置,这涉及人文地理,需要经年累月的科学考察和观测才能积累得出。</p>

再比如用人,烽火台在很多时代肩负着国家命运的重任,因而在人员筛选上要通过一系列关于统计学的知识来确保守护烽火台的士兵对国家有足够的忠诚于担当。</p>

还有就是用料。</p>

烽火台上点狼烟,看似很简单,实则里头门道多多。</p>

就算不去百度词条查询详细,通过常识分析也应该清楚狼烟必备几个要素。</p>

一是烟要浓!甚至要能根据传递的信息不通具备不同的颜色!</p>

二是要随时随地都可以被点燃,不能因为阴天下雨就失去了作用。</p>

通过这些基本的思考和分析,您还会觉得“烽火台”真就与科学无关?真就那么简单吗?</p>

而桃沢花子通过短暂的思考,她终于意识到。</p>

游格格口中所说的“烽火”显然不会是一座古老的“烽火台”,而极有可能是为全世界传递信息的关键所在。</p>

在“太阳消失”以后,绝大部分通讯卫星都已经瘫痪,无线电波无法使用后,各国之间,甚至同处在一个区域的两座避难所之间传递信息都变得十分困难。虽然各大避难所的高层依然可以通过当初经由苏氏家族、华晟丰茂铺设的超级光缆进行联系,可普通人之间的交流几乎中断。这也是为什么后来会出现旅行者这种特殊职业的缘故。</p>

而今,天下危矣,点燃“烽火”的必要性也就凸显出来了。</p>

想到这,桃沢花子明白了,她看向游格格的时候眼中多了一份炽热和真诚,因为她真正感受到了自己即将去完成的任务所具备的那种使命感。</p>

“点燃烽火!守住烽火!”</p>

八个大字深深烙印在桃沢花子的内心,她不由得攥紧了拳头。</p>

当她所乘坐的雪履车抵达菲律宾沿海的时候,一直处在离线状态的雪履车通讯系统居然上线了。桃沢花子惊讶的看着上边的呼叫请求,迟疑了十秒后这才接通。</p>

“喂?您好,请问能听到吗?”</p>

对方的声音很清亮,桃沢花子听到的时候眼泪唰的一下就落下来了。</p>

因为她太熟悉了。</p>

“夏目……”、</p>

“额……哎?!花子?!是你吗花子?!”通讯器的另一头,刚刚“点燃”一处“烽火”的夏目已经在此地按计划开启全域广播十天了。</p>

十天里,不断的由来自各个方向的不同人种的武装人员的袭击。</p>

他们的身份不用搞清楚,因为夏目知道他们来这的目的就是为了将“烽火”熄灭。而夏目当然不可能让他们如愿,更何况现在的夏目可是有一群强而有力的帮手的。</p>

“花子?!真的是你啊花子!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夏目也是十分惊喜的。</p>

屋子里坐着一个黑脸光头,他看了夏目一眼后悄悄的对身边人说道:“不用问就是小女朋友了!”</p>

黑脸光头旁站着一位胡子拉碴的大叔,大叔咬着烟斗问道:“怎么说?”</p>

“呐!你看,这年轻人啊要是真心喜欢

谁,那是藏不住的,一言一行都会不经意的表现出来的,这爷们我门清啊。”黑脸光头说话的口气很奇怪,前一句听着有山东口音,后一句就进了四合院了。</p>

胡子大叔闻言直点头,看样子是深以为是。</p>

而坐在他们对面的姑娘不满意了:“喂,拓跋大叔,您能不要瞎猜吗?说的跟真事似的。”</p>

黑脸汉子拓跋扈哈哈大笑,这位高天使军团战士缓缓起身道:“丫头你就别自欺欺人了,夏目那小子不是榆木疙瘩,他可明白着呢,所以你还是赶紧斩断情丝,从我手底下的小伙子里挑个顺眼的吧,别再错付了青春。”</p>

李丹闻言当时就恶狠狠地白了拓跋扈一眼,那小表情要多酸有多酸。</p>

抽着烟的老烟斗咳嗽了一声道:“这世道还真有意思,你爱的未必爱你,爱你的你未必爱,追来舍去,到最后都是一笔笔情债。”</p>

刚挂断电话的夏目一脸阴云:“我说老烟斗,您能别突然感叹这么一句吗?那是我一朋友,怎么就情债了。”</p>

这话也不知道是说给李丹听得,还是说给老烟斗听得。</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