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后悔了(1 / 1)

不喜天下 藏夏公子 1857 字 7天前

一路都是高墙林立,巷道窄仄,胡不喜仔细打量这里,貌似又迂回到里府门的前院,之前是沿着东面的长廊现在应该是到了王府西侧,大概是刚刚“藕香榭”的对面的位置。

“你离开水榭跑去‘青园’做什么去了?”王管事在她前面走着看不清表情。

“没做什么啊,水榭里太冷了,我出来活动活动。”胡不喜碘着笑。

“在园子里有没有遇到什么人?或者见到什么奇怪的事?”继续追问着。

“没有,就我一个人,我刚要回去就见你们来了,没来及走掉,幸亏有你哎,多谢啦!”胡不喜当然少说实话省得惹不必要的埋怨。

这长长的走道尽头连着一处院子,走到院门跟前,胡不喜才看得清楚上面写着“火云侍部”四个大字。

“啪!啪!啪!”里面传来声音,再仔细听去又好像没有了。

王管事刚推开门,院子里早有一个小厮迎了上来,小声对王管事说道:“王大管事,王爷在里面呢,说只要见您来了不用通报直接让您进去就好了。”

王管事会意转身对正在四周张望的胡不喜说道:“你在这里不要乱走动,我进去跟王爷回禀完就叫你!”

胡不喜望着这个并不宽绰的火云侍部宅院,四周高墙围着种着一溜烟的松柏,没有一点多余的装饰反而显得与那王府格格不入似的,再看原来它是个两进的院子,最里面一座三层高的楼宇拔地而起,咦,这楼宇好像正是刚刚在东面“青园”隔水而观的楼阁。

“啪!啪!啪!”刚刚停下的声音又响起了,这响声在夜里显得格外刺耳似乎还夹杂闷闷哼声,这里是外院,胡不喜遥望着那前面的第二道门院,那里还有一进院子,只是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看着身边的小厮站在那里抱着膀子也不做声,便走了过去搭讪道:“哎小哥,这赫赫有名的火云侍部的院子怎么连个仆人都很少呢,感觉这般冷清啊。”

“切,你哪里知道这里通常都是空着的,只有侍部的大人们从都城回来才会住在这里,”那小厮一副瞧不起人的模样时刻表现着自己无所不知,“不过今儿还真有人住在这里了。”

“侍部大人们回来了?”胡不喜故意问道。

“你打听这个干什么?”那人瞅了她一眼继续道:“你刚刚听到什么没有?”

胡不喜看着那小厮一脸神秘,伸出手指往里面的院子一指对着他点点头:“那是什么声音?”

“唉!”那小厮又恢复抱臂的原样只是叹了一口气,“平日里看着再风光又如何,还不是……”

胡不喜眉头一簇,想起临来时孟老伯说的话,难道是?!

她正想着只见王管事从内院出来向她招手,胡不喜将肩上的包袱重新整理了下便离开这里向内院走去。

二进院子里,灰白色的地面还残留着几日前未融化的冰雪,胡不喜小心翼翼的走着生怕摔倒,刚走了一半余光就看到院子左侧站着一个侍卫手里正举着鞭子,而地上一个熟悉的身影正跪在那里受着“鞭刑”。

胡不喜此刻突然觉得腿有千斤重,看着跪在地上的人脑袋低低的垂着一动不动像一座雕塑一样,任那鞭子在身上皮开肉绽的肆意挥落着,他口中也只发出闷闷的哼声,身上的那套衣服已经被鞭子抽到碎裂不堪,面前的灰白色地面上有着对比明显的斑斑液体在那里冒着腥气……

果真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