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只见竹笛(1 / 2)

风无离深切而炽烈的吻在她口唇间肆意掠夺攫取,仿似泄愤一般。



小淘迷乱中用腿不自觉地使劲勾着风无离的腰,双手却向外推他的身|体:“唔……”

没反应,小淘又本能地合齿,“啊!”风无离连忙松手,只觉唇角一阵疼痛,舔一下,果然已给她咬破了。

小淘身|体一歪,腿又蹬回去,梦中低低嚷着:“好吃,再来、一盘!”

风无离皱紧眉,突然伸手探入她襦裤内,食指向她两腿间滑cha入,但觉指间传来刺破隔阻的感觉。

突然袭来的刺痛让小淘浑身一颤,像只虾子般弓起腰,在睡梦中拧紧眉尖叫了一声:“疼!”

风无离一惊,蓦地抽出手指,只见那上面沾染着丝丝缕缕的血红,怎么会这样?我明明看见她跟……

小淘缓缓舒展了眉,翻了个身,再度沉沉睡去。

“对不起,小淘……”风无离的脸色愈发难看,他将薄被拉过来小心替小淘盖好,仰首躺在床榻上瞪着房顶,睡意全无。

第二天一早,当小淘揉着迷蒙的睡眼爬起来时,身侧空无一人,只有一根竹笛静静躺在床脚。

小淘纳闷地到处找了,确实没有风无离的影子。

“这个萝卜,跑哪去了?”小淘郁闷地嘟哝着,揉|捏着两侧的太阳穴:“哎,头好疼,浑身都疼!我明明记得昨天和萝卜喝酒来着,后来怎么样了?……呃,居然都不记得了,看来我是喝多了。”

在水池边洗过脸,小淘拿起她的小包裹,将竹笛揣在怀中,开启暗门,外面的山洞通道刮进清爽的凉风,她大步走了出去,现在该回庵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