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朋友(1 / 2)

摇晃人生 彦姑娘 4228 字 8天前

门外站着的曾凡着实让我吃惊不小。

“你没事吧”曾凡上下打量着我,急切的问道。

“你没事吧”我语气中带着一丝惊讶反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家住这的”我一只手捂着腰,一只手扶着门框问道。

“你能让我进去说吗”曾凡说道。

“不能”

“我说的话有些长,你要是打算在这里保持这个姿势站一天的话也可以。”曾凡语带调侃却又有些严肃的说道。

我见他鲜有的正经,不像是开玩笑,便侧过身体,示意让他进来。

曾凡没有客气,进屋后扫视了一下屋子便转过身看着我。

“你身上的伤没事吧”

我定睛看着他,皱眉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受伤了”

“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我话语中夹杂着一丝不耐烦说道。

许久过后,曾凡盯着我的眼睛问道:“颜羽央,你真的对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吗”

听到这句话,我身体一颤,忙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以前认识吗”

曾凡听我说完嘴边泛起了一丝苦笑,“看来,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有那么几秒钟,我不断的在脑海中搜索着眼前这个男人的相貌,有没有跟记忆中的某个人重叠,但是刹那间过后我似乎确定了在我的记忆中没有这个人存在过,我有些疑惑的抬头问他:“我们以前在哪里见过吗我真的想不起来了”

曾凡听完我说的话后长叹了一声,说道:“我和凌宇是大学同学。”

“你说什么”

听见凌宇两个字,我的浑身如被雷击一般不能动弹。

曾凡轻声说道:“凌宇和我是大学同学,大一的时候有一次你来我们学校找他,我们正在蓝球场打蓝球,你站在球场边为他拍手助威,在快结束的时候,蓝球碰巧滚落到你身边,你捡起来笑着扔向了我们,跑过去接球的那个人,就是我。”

我如木雕泥塑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曾凡的话仿佛带着一股魔力,将我的思绪拉扯回多年前那个夏天的蓝球场上。我的脑海中不断闪现拼接着他说的每一个场景,我试图从中寻找眼前这个叫曾凡的身影,想把他说的一切串联起来,拼凑成一个完整的画面。

“在我接到你投过来的蓝球时,凌宇也跑了过来,他搂着我的肩膀笑着对你说,我是他的好朋友,名字叫曾凡。”

忽然,我脑海中的影像如洪闸般倾泻而出是的,是的,我想起来了记忆中的碎片拼凑的越来越完整,清晰。

凌宇搂着一个男生的肩膀笑盈盈的对我说,这是他最好的朋友,名叫曾凡。只是当时我所有的注意力全在凌宇身上,并未在意他身边的这个人,没想到多年以后竟然在他乡与他的朋友相逢,这意外让我一时之间不知是悲是喜。

“后来我为什么没有再见过你”我开口问道。

“遇见你不久后我在一次体检中查出来肝脏有些问题,便休学了一年回家休养,谁知等我再返回学校的时候,得到的消息便是凌宇出了事。我后来去你服刑的监狱想看看你,结果在外面徘徊了两天也始终没有勇气见你。后来听说你来到了上海,我便向公司申请也调到了这里。我托警局的朋友四处打听你的消息,最后知道你在这附近开了一家书店,便有了我们第一次在书店里的相遇。原本我还非常紧张,想着你若认出了我该说些什么,没想到我在你的记忆中一丝影像都没有留下,这也让我郁闷了好多天,等我后来想与你说出以前的事情时我发现你特别讨厌我,我也就没有勇气再说了。”

我站在曾凡对面,静静听着他说的一切,往佛时间静止般不曾流逝,我沉浸在与凌宇的往事中。我以为,曾经一切与凌宇有关的人和事都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不复存在了,我甚至抓不到一丝痕迹,没想到今天他曾经最好的朋友居然此刻就站在我面前,与我谈论着关于他的一切,这猝不及防的相遇让我悲喜交加。我想牢牢抓住眼前这个叫曾凡的人,想从他的口中再听听关于凌宇的一切。

“你,你应该见我第一面的时候就说的。”我看着曾凡,有些哽咽。

“凌宇出事后,我听说了你为他做的一切,虽然知道不应该那么冲动,但在我心里却是佩服你的,凌宇不在了,我只是想替他照顾你,没想到却事与愿违。”

我看了看曾凡,对之前对他的态度有些不好意思,便找了个别的问题问他:“你怎么知道我受伤了是你警局的朋友告诉你的”

“是,我之前托朋友找过你,他知道你的名字,今天早晨他打电话给我,告诉我你出了事,我便跑了过来。”

“原来是这样。”我若有所思的说道。

因为太过于激动,腰上的伤牵扯我整个后背如针刺般疼痛难忍,我顾不得那么多,歪倒在床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来缓解身体带来的疼痛。

“我送你去医院”曾凡看着我,大声说道。